九州棋牌游戏中心丨九州棋牌官方网站_最好玩的棋牌游戏

HOTLINE

13989899898

咨询热线:
13989899898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
020-66889888
13989899898
案例二级分类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案例二级分类 >

75号咖啡妨害疫情防控违法犯罪行为法律问题探讨

文章来源:未知;时间:2020-02-26 14:22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千千万万名战“疫”勇士不顾自身安危、挺身而出,日夜奋战在防疫第一线,让人暖心。但是个别人无视疫情防控相关规定、拒不服从防控管理,甚至辱骂、殴打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的行为,让人寒心。日前,“两高两部”发布了《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最高检也陆续发布了两批典型案例,对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疫情防控措施行为的处理给出了指导。为了理解好适用好《意见》和典型案例,保护好一线防疫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维护好防疫工作管理秩序,我们特邀请有丰富办案经验的检察官,共同对阻碍疫情防控措施案件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开展研讨   疫情防控工作人员的主体身份认定问题,是关系到这类案件定性的前提问题。现在很多社区志愿者参与到疫情联防工作中,此类人员的主体身份是否可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认定   “两高两部”《意见》明确,妨害公务罪中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包括:1、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有关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2、在受国家机关委托代表国家机关行使疫情防控职权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3、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疫情防控公务的人员   目前,实践中主要针对前两类人员的范围存在争议,因此,在适用时应当把握两个条件:一是相关人员所在的组织系依照法律、法规规定或者受国家机关委托行使疫情防控职权;二是相关人员在上述组织中从事疫情防控公务。例如,根据国务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四十条的规定,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组织力量,协助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医疗卫生机构做好人员的分散隔离、公共卫生措施的落实工作   因此,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在依照上述行政法规规定行使国家有关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职权过程中,其工作人员协助从事人员的分散隔离、公共卫生措施的落实等疫情防控公务的,应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论   需要注意的是,在实践中,对于有些人员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协助疫情防控的,应当区别情形依法认定。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志愿者协助其从事疫情防控公务的,可以比照司法实践中对于辅警的处理原则,将“从事公务”作整体认定,此时行为人妨害志愿者协助从事疫情防控公务的,可以妨害公务罪论处。而对于志愿者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未在场的情况下从事相应的疫情防控工作的,则不宜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论   关于国家工作人员从事公务的认定,存在身份论和职能论的分歧。身份论是指从执行主体的身份判断某项行为是否属于公务,只要执行主体具备某一身份,其行为即可视为公务;职能论是指是否具备某一身份不是认定公务的关键,而是要从公务本身的内涵出发认定公务,即履行国家、社会管理职能的活动为公务。现阶段,希望用身份论或者职能论,一刀切解决公务认定问题,不现实   针对“两高两部”《意见》中的三类人员,行政法上的判断具有前置性。那么就需要讨论行政授权与行政委托,这是行政法中的重要概念。行政授权是法律法规直接将某些行政职能、行政职权授予行政机关以外的组织行使,比如《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九条就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对于拒绝隔离治疗或者隔离期未满擅自脱离隔离治疗的,可以由公安机关协助医疗机构采取强制隔离治疗措施。医疗机构强制隔离的权力就源自法律授权。而行政委托是行政机关依法将部分行政职权委托给其他行政机关或者组织行使。不是法律法规中出现的组织、主体都是被授权,独立有权有责的才是被授权组织。像协助某行政机关行使职权等表述,是受委托的表现。被授权、受委托两类组织的权力责任不同。目前基层社区人员参与疫情防控的依据,主要是各类政府的公告,公告、行政合同等都是行政委托的表现形式。行政法上被授权、受委托都是以组织为对象,现在为严格落实疫情防控措施、严格城乡社区管理,受委托的主体是各街镇、居村委、物业公司等组织。志愿者难以归入受委托组织中的人员,因此,一般不能认定为从事疫情防控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从《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来看,强调了公务身份和公务活动。2003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第九章渎职犯罪主体适用问题的解释》,通过立法解释的方式明确将受法律、法规授权、受国家机关委托的组织中的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未纳入机关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拟制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该解释虽然针对渎职犯罪,但实际上在妨害公务罪中可以参照适用   基层防疫工作人员参与疫情防控的身份认定,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基层自治组织参与疫情防治的法律依据主要是《传染病防治法》和《突发事件应对法》。《传染病防治法》第九条规定,“国家支持和鼓励单位和个人参与传染病防治工作……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组织居民、村民参与社区、农村的传染病预防与控制活动。”《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和其他组织应当按照当地人民政府的决定、命令,进行宣传动员,组织群众开展自救和互救,协助维护社会秩序。”   因此,将基层的村委会和居委会认定为《意见》规定的“在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国家有关疫情防控行政管理职权的组织”具有合理性,村委会或者居委会中的工作人员协助行政管理部门开展疫情防治,可以认定为“从事公务”,进而认定为《意见》规定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但社区志愿者是在居委会或者村委会等基层自治组织的动员下,自愿参与疫情防治的自治行为,并非基层自治组织的管理人员或工作人员,不能简单地因为其参与疫情防控措施即认定为从事公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等法律规定,疫情发生期间,可依法采取措施加强管控。为有效防控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争取早日战“疫”成功,全国各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请结合疫情防控实践,谈谈如何采取合法适当的疫情防控措施   《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九条至第四十九条,规定了隔离治疗、强制隔离、停止集市、停工、停业、停课、封闭场所、交通卫生检疫、征用物资等措施,应当说这些都属于防疫措施的范围,属于防疫行政手段,有的是监督检查权,如交通卫生检疫,有的是行政强制措施,如强制隔离   《行政强制法》第九条明确列明了行政强制措施的种类,包括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查封场所、设施或者财物,扣押财物,冻结存款、汇款,等;第十七条规定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且不得委托。登记人口信息、量体温等措施,可以归入卫生检疫措施,可以由基层社区人员行使。对于强制隔离等属于行政强制措施的防疫措施,行使主体是特定的,居委会、物业公司等受委托组织不能行使,志愿者更不能行使   《意见》中“依法履行为防控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措施”的“依法履行”四个字要准确把握   《突发事件应对法》《传染病防治法》等法律属于授权性立法,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在授权范围内,经过审慎决策所采取的隔离、征用、限价等限制公民人身权、财产权和限制法人生产经营活动的防控措施,是合法且必要的。当然,采取防控措施必须符合主体适格、措施适度的要求。所谓主体适格,强调的是合法性问题,即防控措施应当由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等法定主体实施。所谓措施适度,强调的是合理性问题,即防控措施要遵循比例原则和最小利益侵害原则,要与疫情可能造成的社会危害的性质、程度和范围相适应,要尽可能选择有利于最大程度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益的措施   疫情防控工作要依法,不能突破法律法规的规定。根据《传染病防治法》,政府机关疫情控制的紧急措施包括:(一)限制或者停止集市、影剧院演出或者其他人群聚集的活动;(二)停工、停业、停课;(三)封闭或者封存被传染病病原体污染的公共饮用水源、食品以及相关物品;(四)控制或者扑杀染疫野生动物、家畜家禽;(五)封闭可能造成传染病扩散的场所。同时,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人民政府及其部门采取的应对突发事件的措施,应当与突发事件可能造成的社会危害的性质、程度和范围相适应,而且必须以决定、命令等方式公布,并报同级人大常委会备案。也即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比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采取临时性的应急措施,不限于《传染病防治法》列明的疫情防控措施   也正是基于此,各地纷纷出台各类临时性的应急措施,比如网上热议的封路,对此也有不少群众拍手称赞,但我们还需要结合行政行为必须遵循比例原则的原理,分析这些临时性应急措施合法、合理与否。上海市政府也通过决定的方式出台了一系列临时性应急防控举措,包括入沪通道管控、小区封闭式管理、公共场所疫情管控等,这些措施与当前疫情的严峻形势是相适应的。根据《传染病防治法》和《突发事件应对法》,相关单位和个人应当服从疫情防控措施,不得阻碍疫情防控工作人员执行职务,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实践中,已经出现了一些不遵守疫情防控措施的行为及案事件,我们选择了三起有代表性的案件。请各位嘉宾,结合相关法律法规,谈谈对阻碍疫情防控措施的不同行为应如何处理   2020年1月,社区志愿者许某在上海市闵行区一小区门口根据社区安排开展疫情联防工作期间,访客毛某驾驶车辆欲进入该小区。根据该社区疫情防控工作规定,非小区车辆不得进入小区。许某遂向毛某解释了相关规定并要求毛某予以配合。毛某随即打电话通知住在该小区内的凌某及吴某到场。凌某及吴某到场后对志愿者阻拦外来车辆进入小区的疫情防控规定不满,肆意纠缠、辱骂、推搡被害人许某,同时拒不听从小区保安及其他围观人员劝阻,致使矛盾不断升级。后凌某趁被害人许某不备,徒手将许某摔倒在地并骑坐在许某身上对其实施殴打,致使许某全身多处软组织伤、腰5椎体压缩性骨折,经鉴定构成轻伤二级   2020年2月,济南市莱芜区一公司工人邓某不配合公司疫情防控工作,未佩戴口罩强行进入公司,并殴打疫情防控人员。在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邓某仍然拒不服从民警执法,并殴打民警徐某,造成其执法记录仪滑落。在民警徐某将执法记录仪转交辅警时,邓某再次殴打民警徐某   2020年2月,金某驾车进入上海市闵行区一小区时,不愿配合小区防疫规定登记人员信息,与保安发生口角,将车辆停在小区门口处,锁车离开,围观群众达四十余人。民警接群众举报后到场,告知金某特殊时期需配合小区保安工作,但该男子情绪激动,拒不配合将车辆驶离   对于案例一:凌某拒不执行疫情防控措施,并且殴打协助开展疫情防控举措的社区志愿者,导致社区志愿者轻伤,危害结果严重,且社会影响恶劣,应当追究法律责任。由于社区志愿者虽然是协助居委或者街镇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本身不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份,系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自愿参与传染病防治工作,并非从事公务活动,因此对凌某的行为不宜认定构成妨害公务罪。但凌某在公共场所拒不执行疫情防控措施,随意殴打社区志愿者,严重破坏社会管理秩序和传染病防治秩序,达到寻衅滋事罪的追诉标准,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更加符合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   对于案例二:邓某拒不执行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疫情防控措施,并且殴打公司疫情防控人员,如果其行为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邓某在民警到场维持秩序的情形下,仍然不听劝阻,殴打民警,妨害民警依法执行公务,后果严重的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案例三:金某不配合政府以及小区防疫规定登记人员信息的疫情防控措施,并用车辆将小区通道堵塞,在民警到场后仍拒不驶离,其行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和疫情防控秩序,但总体上未造成严重后果,社会危险性小,不宜追究刑事责任,可以视情对其行政处罚   需要注意的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司法机关在依法从严从快处理妨害传染病防治、疫情防控的犯罪行为的同时,仍应当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准确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对于情节较轻,危害结果不大的行为,依法从宽处理。在当前疫情背景下,人民群众对于疫情的恐惧和压力,也是发生诸多违法犯罪的因素之一。同时也要结合疫情防控人员自身有无过错,疫情防控措施是否合法合理等因素,综合予以考虑,该宽则宽,该严则严,做到罚当其罪,实现惩治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效果,减少社会矛盾和社会对立面,促进社会和谐,也有利于疫情的防控和社会秩序的恢复   关于案例一,妨害公务与寻衅滋事两罪都属于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的范畴,但侵犯客体、侵犯对象和主观方面均不同。如前所述,志愿者不能认定为从事疫情防控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对殴打志愿者的凌某不能认定妨害公务罪。鉴于凌某殴打行为情节恶劣,许某已构成轻伤,可以认定为寻衅滋事罪   关于案例二和案例三,执法主体都是民警,可以成为妨害公务罪的对象,但是要注意违法层次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关于法律责任的规定,体现了梯度原则。妨害公务首先有治安处罚,然后再是刑事处罚。案例二是外地案例,如果按照本市标准,可以构成妨害公务罪。案例三中,行为人仅仅是拒不配合将车辆驶离,还停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扰乱社会公共秩序行为层面,采取治安处罚措施即可,不需动用刑事手段   在办案过程中,应当结合具体情节,审慎判断妨害行为属行政违法还是刑事犯罪。由于妨害公务罪的客观行为限于暴力或威胁,因此,对于使用暴力、威胁以外的其他轻微方式的,或者虽有暴力或威胁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的,以作出行政处罚为宜。此外,对于妨害对象不能认定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可以考虑妨害行为能否评价为“随意殴打他人”“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造成轻伤以上后果”等情形,符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的,可以寻衅滋事罪或者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各位嘉宾结合法律规定和办案实践经验,对三类典型的妨碍疫情防控措施案件从刑法和行政法角度进行了深入分析,畅谈了自己的观点,并对防控措施的合法性和合理性提出了有益建议。感谢各位的精彩讨论   我们在此也向社会呼吁,疫情当前,所有组织和个人要切实遵守各项法律法规和管控措施,齐心协力、守望相助,共同为赢得这场战“疫”贡献力量九州棋牌 九州棋牌app 九州棋牌手机版官网 九州棋牌游戏大厅 九州棋牌官方下载 九州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九州棋牌手机版 九州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九州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九州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九州棋牌 九州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九州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九州棋牌app官网下载 九州棋牌安卓版 九州棋牌app最新版 九州棋牌旧版本 九州棋牌官网ios 九州棋牌我下载过的 九州棋牌官方最新 九州棋牌安卓 九州棋牌每个版本 九州棋牌下载app 九州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九州棋牌下载app 九州棋牌真人下载 九州棋牌软件大全 九州棋牌ios下载 九州棋牌ios苹果版 九州棋牌官网下载 九州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九州棋牌 九州棋牌二维码 老版九州棋牌 九州棋牌推荐 九州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九州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九州棋牌手机版 九州棋牌怎么下载

相关推荐:



【返回列表页】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     座机:020-66889888    手机:13989899898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1-2017 九州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58 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